职业教育是近年来教育行业最为火热的投资赛道之一。

政策频频利好之下,职教龙头中公教育市值破千亿,甚至超过了“老大哥”新东方。

成功转型搭上这条快车道的开元股份(300338.SZ)这段时间以来却显得喜忧参半,一波实控人减持,二股东上位,商誉追加减值,净利润跨年亏损的“骚”操作晃花了投资人的眼。

1、从2019亏到2020,业绩都是被疫情耽误了?

2020年1月至今,开元股份股价一路刷新历史新低,开年以来跌幅已逼近30%。

一路走低的股价背后是开元股份令人一言难尽的业绩成绩单。

年报显示,2019年开元股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6.3亿元。据公告解释,公司因为考虑到疫情影响,预计2020年的业绩将受到一定程度影响,因此对职业教育板块增加至6亿元左右的商誉减值准备。

明明是发生在2020年春天的一场疫情,却给2019年的业绩背上了一个6亿元亏损的“锅”,这波操作引起了不少投资者的争议。

开元股份原本从事煤质检测仪器行业,2016开始以制造业+教育“双主业”的形式进行跨界转型。当年宣布以12亿元收购老牌职教企业“恒企教育”100%股权,以1.82亿元的价格购买中大英才70%的股权。其中仅恒企教育一家,就形成了11.3亿的商誉!

没想承诺期一过,随之而来的就是以疫情为由的大额商誉减值。

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开元股份商誉项目账面原值为14.1亿元,本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5.8亿元占亏损额的92.06%,本期商誉减值准备计提完成后,公司商誉账面价值仍有8.2亿元,占当期公司总资产的37.28%。

在2019年剥离原本的制造业务后,开元股份原实控人罗氏父子先后辞职。不久前,开元股份发布定增预案。拟以6.53元/股的价格发行不超过8116.39万股。定增完成后,恒企教育董事长江勇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比例为27.92%,江勇将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这波收购-减持-剥离-定增的资本运作路线下,开元股份完美避开了创业板不能借壳的难题,将以恒企教育为代表的职教资产装入上市公司,曲线完成了上市路。

这也代表着,在疫情冲击带来的业绩压力上,当初收购恒企教育时趴在公司财务账目上的一大堆商誉,变成了江勇需要操心的问题。

大额商誉减持的压力之外,开元股份核心资源恒企教育同样面临着复工难题。随着疫情得到基本控制,目前大部分公司复工率已达到正常经营水平,但在近段时间内,线下培训机构依然处于全面停课状态。

一季度的亏损已然是无法避免,同日公布的一季报显示,开元股份一季度净利润为亏损1.2亿元。

随着疫情的程度逐渐缓解,开元股份还会继续上演“一亏到底”的剧情吗?

2、推广费飙升,职教这块招牌难道不香了?

事实上,即使不受疫情的影响,开元股份2019年的表现也很难尽如人意。在2017年业绩爆发式增长后,2018年及2019年开元股份业绩增长跨度有限。

从下图可以看出,在2018年及2019年业绩变化不大的情况下,开元股份销售费用攀升明显。

据财报称,因互联网流量红利逐步消失,流量有效性下降,同时市场竞争加剧,导致获客成本大幅提升,业务宣传费大幅增加,2019年业务宣传费3.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09.72%;同时由于电销团队规模扩大,导致销售人员快速增加。综合导致公司2019年销售费用达到6.1亿元,较同期增长59.34%,销售费用的快速增长拖累了公司职业教育业务盈利能力下滑。

作为开元股份的核心资源,恒企教育一直以“自营为主,加盟为辅”,在全国26个省市,164个城市开办了近397家校区,总员工人数超过6193人,线下比重大。公告显示,公司目前业务涉及财经会计、职业资格、设计、学历辅导等近80多个品类,投中教育在恒企教育官网发现,目前与之相关的APP就有不下6个之多。显然,传统职教资源的“上网”路径任重而道远。这也同样意味着,即使公司想将线下业务转移到线上,也必然面临着标准化和规模化的难题。

原本就专注于线上的中大英才在疫情中的表现目前看来并没有能分担开元股份的压力。在长达两个月的疫情流量红利期,尽管开元股份销售费用一直居高不下,但中大英才仅实现营收同比上升7.94%,因为营收成本的增加,导致归母净利润为亏损737万元。

这就陷入了一个怪圈,一方面公司在销售费用上不断投入,但增加的只有成本,不见收益。市场规模更未见明显扩展。

财报显示,公司转型升级才刚刚开始,2019年在线教育培训收入为3亿元,占教育与培训营业收入的20.97%。在线下无法正常复工的情况下,缓慢的线上化进程对于改善开元股份目前业绩压力显然作用有限。

疫情过去大半,但对于今年的影响巨大。在这场“大考”面前,教培机构纷纷交出了自己的一份成绩单。早就搭上职业教育这条快车道的开元股份,会在这一轮比试中被甩下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