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格林美发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3.54亿元,同比增长3.4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35亿元,同比增长0.68%;报告期末公司总资产为26,841,031,825.26元,较期初增长7.5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10,484,525,214.58元,较期初增长6.14%。

然而,在格林美营业收入、净利润实现双增长的背后,我们发现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却下滑了25%。

账上躺着33亿资金却大量举债

财务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末,公司货币资金有33.09亿。而公司另一边却在大量举债,有息负债(这里仅讲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应付债券)62.18亿+13.8亿+10.94亿=86.92亿。

我们来看一下公司2019年度公司货币资金的构成情况。其中银行存款数额高达25亿之多,而格林美称公司持有的货币资金主要存放于国有控股银行和其他大中型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管理层认为这些商业银行具备较高信誉和资产状况,不存在重大的信用风险,不会产生因对方单位违约而导致的任何重大损失。这么多资金存与银行,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的利息收入仅为3764.85万元,与公司的利息费用支出相比,可谓是九牛一毛了。

利息支出占比超80%意图何在

上面讲到,公司货币资金高达33亿之多却在大量举债。数据显示,公司2019年度的利息费用高达6.06亿,而公司2019年度的净利润为7.35亿,利息支出占比高达82%。再看2018年和2017年数据,2018年公司净利润为7.30亿,利息费用为6.48亿,利息支出占比高达88.7%;2017年公司净利润为6.10亿,利息费用为4.66亿,利息支出占比达76.40%,这些现象背后不得不让人深思。

大量的资金存放银行利息收入甚微,而公司另一半却举债支付高额的利息费用,这种现象是不是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就是“存贷双高”的感觉,公司大量的货币资金躺在账上不用,反而不惜支付大量的财务费用举债,这明显有悖常理。之前康得新、康美药业就曾因为此问题暴雷。

但另一方面讲,仅仅认为“存贷双高”有悖常理就判定公司财务有问题并不正确,仍需要考虑其他因素,市场上也有很多公司都有“存贷双高”特征。

从投资回报方面来讲,公司公布2019年的ROE只有7.26%,相对来说也不是很高。

控股股东部分股份质押

5月7日,格林美发布了关于控股股东部分股份质押及部分股份提前购回并解除质押的公告。内容显示,截至本公告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一致行动人所持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的情况如下,其中深圳市汇丰源投资有限公司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数的比例为59.58%。

资料显示,格林美从事的主要业务为废旧电池回收与动力电池材料制造业务、钴镍钨回收与硬质合金制造业务、电子废弃物循环利用业务、报废汽车回收业务、环境治理业务。

5月2日格林美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告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2,292,324,793.56元,同比下滑27.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0,154,797.07元,同比下滑37.17%。